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> 奢华 >

中国首批千万级医生富豪或将在这家公司诞生!

发表日期:2018-05-16 04:04  来源:未知   点击数:   

一个业务横跨亚、美、欧,在亚洲、欧洲均拥有上市公司的全球最大眼科集团,已悄然成型。 在至今亦步亦趋、争议不断的民营领域,陈邦率领的爱尔眼科(以下简称爱尔)却极为另类上市9年间持续高成长,市值从60亿攀升至700亿人民币,已发展成为业内标杆。 据爱

  一个业务横跨亚、美、欧,在亚洲、欧洲均拥有上市公司的全球最大眼科集团,已悄然成型。

  在至今亦步亦趋、争议不断的民营领域,陈邦率领的爱尔眼科(以下简称“爱尔”)却极为“另类”——上市9年间持续高成长,市值从60亿攀升至700亿人民币,已发展成为业内标杆。

  据爱尔眼科(300015)4月21日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,全年实现营收近60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同比增长49.06%;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7.76亿元,同比增长41.87%,营收、净利双双高速增长,进一步夯实了其行业龙头地位。

  此前,爱尔股票总市值曾超700亿元,在100余家湘股中排名首位,成为新晋“股王”,并成功跻身创业板市值前三强。

  2015年底,爱尔收购亚洲集团,强势切入市场;去年,爱尔将美国最著名眼科中心之一Wang Vision纳入版图,紧接着,集团又收购了欧洲最大的眼科连锁机构Clínica Baviera,S.A.……

  一个业务横跨亚、美、欧,在亚洲、欧洲均拥有上市公司的全球最大眼科集团,已悄然成型。

  2017年度,爱尔实现营业收入59.63亿元,同比增长49.06%;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7.76亿元,同比增长41.87%。

  面对这样的显著增幅,陈邦却说:“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和患者就医意识增强,让眼科的自身增量很大,十年内难有瓶颈。”

  在眼科庞大增量的支撑下,爱尔的屈光、白内障和视光服务三大主营业务,增幅继续攀升。

  最新年报显示,爱尔屈光项目收入同比增长69.23%,白内障项目收入同比增长44.43%,视光服务项目收入同比增长34.36%。

  以令很多人苦恼的白内障为例。这是一种发生在眼球里面晶状体上的,是最常见的致盲和视力残疾的原因。

  在全球1.8亿视力损伤人群中,有4000万是盲人,其中46%的致盲原因就是白内障,手术是目前白内障治疗的唯一有效方法。

  相关数据显示,我国每百万人接受白内障手术者仅2200人,而发达国家达9000人次/百万人,有的甚至达到11000人次/百万人。

  这意味着,我国白内障手术市场渗透率很低,仍有大量病患未通过手术解决问题。

  据了解,50到60岁的老年性白内障发病率约为35%,60到70岁的约为80%,80岁以上几乎人人都有白内障。

 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,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比例超过10%,按照80%的患病率来计算,国内白内障患者过亿。

  每年新增因白内障未手术而致盲的患者约45万人,这还不包括已患有白内障而没有及时治疗的患者。

  随着中国社会进入老龄化,白内障患病人群将大幅增加,同时,老龄人对视觉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,这样的大背景下,公立资源总体却长期处于缺乏状态。

  目前,白内障手术以中低端术式为主,实际上仍处于“还旧账”的阶段。并且,在国内各地,白内障手术都被纳入医保范围。

  因此,可以预见的是,已经做强相关业务,拥有技术和口碑壁垒的爱尔眼科,将在白内障手术领域实现持续高速增长。

  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报告称,目前全球约20亿人罹患近视,到2020年预计增长至25亿。其中,中国近视人群在5亿以上,居世界首位。

  从上世纪90年代起,准激光手术治疗近视眼的技术被引进中国。当时,做一次普通的准激光矫正近视的手术,价格就高达上万元。

  和白内障不同是,近视不分年龄层别,按照“再穷不能穷孩子”的传统,越来越多的青年人选择接受近视矫正手术。十年前,每年接受准激光治疗手术的人群就已经接近百万,甚至高于接受白内障手术的病人。

  一台价值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准或飞秒激光治疗仪器,看似成本高企,但对于有品牌影响力的机构,患者纷纷扎堆,高精尖的设备,并不构成障碍。

  这样的投入收益比,是支撑爱尔初期扩张的基础之一,也是集团未来的盈利点之一。

  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,屈光矫正的需求正持续增强,目前,我国每年屈光矫正手术量大约在150万例。

  据了解,爱尔的各类屈光矫正手术价格在8000元到30000元人民币之间,包括板层刀、飞秒、全飞秒、ICL等,取中间值18000,初步估算,光屈光矫正手术这一项,至少有近300亿人民币的市场空间。

  值得一提的,作为非医保内的服务项目,屈光矫正手术项目的毛利率则一般在50%以上。

  对此,爱尔表示,屈光手术业务领跑是厚积薄发的结果,源于多年来爱尔上百万例手术所培育的客户口碑。

  除此之外,从年报看来,爱尔在屈光手术量快速增长的同时,全飞秒、ICL(晶体植入手术)等高端手术占比也不断提高,在深耕设备与口碑间,居民消费升级带来的高端手术占比提升,迎来大好局面。

  今年1月,爱尔发布《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上市公告书》,以27.60元/股的价格募集资金17.2亿元。

  引入“国际战略投资者”高瓴资本,“坐等”国内增量的同时,陈邦正持续发力全球,在悄然间建立起了覆盖三大洲、技术协同的全球最大眼科集团。

  2016年底,爱尔收购美国著名眼科中心Wang Vision,这项交易在2017年3月份正式交割完成。

  Wang Vision是一家以技术和高端服务闻名的机构,其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屈光矫正手术技术,并拥有全面角膜成像技术。

  Wang Vision面向乃至全球高端客户,已经服务的对象来自全世界55个国家以及全美40多个地区,其名单中不乏多位国家及好莱坞影视明星。

  屈光手术和白内障手术是Wang Vision的主要收入来源,这一优势与爱尔的需求与布局高度契合。因此交易宣布时,普遍认为,这将是国内企业凭借资本优势,实现弯道超车的又一个经典案例。

  完成收购Wang Vision的同时,爱尔又拿出了1.52亿欧元收购价收购欧洲最大眼科连锁机构Clínica Baviera S.A的计划。

  在欧洲眼科市场,Clínica Baviera可谓大名鼎鼎。这家西班牙上市公司的中心遍及、意大利、奥地利等多个国家和地区。早在两年前,Clínica Baviera就实现营收9157万欧元,净利润高达794.5万欧元。

  这笔交易,不仅帮助爱尔眼科撬开了欧洲市场的大门,进一步为发展中国高端业务提供了有力支持,还给未来业绩的持续上涨提供了更大的空间。

  对于爱尔来说,借助资本的力量,花逾十亿元人民币并购海外机构,无外乎以下两方面考虑:

  虽然爱尔市值已超700亿人民币,但占中国眼科市场的比重还不到10%。按常规径,可逐步提高市占率,但爱尔眼科不走“寻常”——通过整合全球的一流眼科机构,更可以使其在国内的发展获得加速度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爱尔的海外布局,也是中国眼科界的最大手笔。连续的并购之后,有外媒指出:

  爱尔这两次收购是全球服务行业的标志性大事件,中国力量有可能重塑全球眼科行业格局。

  今年年初,公司国际化战略向纵深推进,在并购欧美龙头或精品眼科机构的同时,学术领域的国际合作也不断取得重大进展。

  今年一季度,公司与新加坡国立眼科中心(SNEC)、新加坡眼科研究所(SERI)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备忘录,双方将在学术科研、人才培养、技术等多个方面展开纵深化密切合作。

  作为“湄公河行”和“一带一·侨爱心行”的指定援助单位,爱尔队今年四次奔赴缅甸,共计为约1000名患者带来了。

  国内、国际市场端发力的同时,陈邦制定的内部分享、激励计划也持续开花结果。去年上半年,爱尔在实施多层次激励措施的基础上,完成了2016年性股票激励计划预留部分的授予。

  此次激励对象均为基层一线的中层管理人员、核心业务(技术)人员,共计322名。

  企业扩张始终伴随着人才风险,这个高度依赖“人”的行业更是如此。当大量资本进入非公行业,即当钱的问题解决后,人才流失成了企业必须要面对的问题。

  连任正非都承认:“哪个企业说要IPO,我们的人也会往那儿跑,我们也抵挡不住互联网企业招我们的人。我们常常也是无奈。”

  公立医院集聚大量高水平的人才,留给非公立医院的人才储备本来就欠缺,再加上行业竞争者——同仁医院、广州中山眼科中心等对人才的争夺,医生频繁跳槽已成为民营医院人才流失的常态。

  然而,早在七年前,陈邦就推出了股票期权计划。2013年初,他又拿出了性股票激励计划。

  两次股权激励,不但了公司业绩目标的超额完成,并且让爱尔300多名核心受益。

  比如,个人努力与股价的关联度太低,有时候会出现某个股权激励对象工作绩效不管是优是良,竟可以获得同样股票的增值。

  其次,股权激励对上市公司来说需要计提成本,因此,激励的总额就不可能很大,相对的,激励的份额对个人来说就偏低。

  针对这些“不合理”因素,2014年,爱尔眼科又推出了行业第一份“合伙人计划”。

  “合伙人计划”是指符合一定资格的核心技术人才与核心管理人才,作为合伙人股东与爱尔眼科共同投资设立新医院。

  比如,在新建医院之初,20%—30%的股权让所在医院的核心主力以及上级医院的持股,让他们平价投资,且不收取品牌溢价。

  这意味着,爱尔眼科每个人的工作成效与其未来回报直接挂钩,也让医生从雇员角色彻底转变成公司股东。

  按照医院的正常发展轨迹推演,假如一家地级眼科医院投资2000万元,在正常情况下第5年净利润约500万元人民币。即使按照16倍市盈率计算,医院整体估值约8000万元人民币。

  这一“合伙人计划”推出伊始,便在业内引发轩然大波,普遍认为,如果该计划推行彻底,爱尔极有可能大批量培育出中国第一批千万级医生富豪。

  此次披露的年报显示,为早日实现“千店计划”,爱尔已然加快了国内扩张的步伐。

  2017年,爱尔共计收购了并购基金旗下的9家三、四线地级市眼科医院,分别是沪滨爱尔、朝阳眼科、东莞爱尔、泰安爱尔、太原爱尔康明眼科、佛山爱尔、爱尔、清远爱尔以及湖州爱尔。

  这是首次从并购基金旗下收购医院。公司董秘吴士君表示,四只并购基金旗下目前已有过百家医院,巨大的医院孵化池将为上市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外延扩张增长。

  目前,国内眼科服务行业的竞争格局呈现出的“全国分散、地区集中”的特点。

  第一层级:把临床及科研能力最强的中心医院作为一级医院,定位为公司的技术中心和疑难眼病患者的会诊中心,并对二级医院进行技术支持;

  第二层级:把具有一定规模和较强临床能力、位于省会城市的连锁医院作为二级医院,定位为着力开展全眼科服务、代表省级水平的疑难眼病会诊中心,并对医院提供技术支持;

  第三层级:把建立在地市级城市的医院作为医院,侧重于眼视光及常见眼科的诊疗服务,就此形成层层紧密相扣、覆盖各级城市的业务网络。

  今后将在地市级医院下,设立县级医院或社区门诊部,形成基于地级市的分级诊疗循环体系。

  事实上,反观国内传统公立医院,大多以开设分院的形式进行扩张,但因为各医院所有权不同,在内部管理上,分院与总院之间并没有多大关联,因此“连而不锁”现象普遍。

  分级连锁的商业模式,是通过复制医院来快速“圈地”。这里的“地”,尤其指陈邦看中老百姓所在的基层。

  从技术上,通过上一级医院对其下属的一级医院提供技术支持,让新建立的医院在短时间内快速开门营业。

  在人才上,2013年成立的爱尔眼科学院是直属中南大学的二级学院,可以持续为连锁医院提供人才储备。

  去年,爱尔不仅携手中科院院士建立“长沙市院士专家工作站”,而且爱尔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协作研发中心也正式成立。

  这种模式有别于传统连锁“统一管理、统一采购”的普通模式,强调内部资源的不对等整合,直接目的是突出个性化服务,即以患者需求为中心。

  爱尔的“中心城市医院-省会医院-地级医院-县级医院”分级模式,是民营专科机构在商业模式探索的道上的一次创新之举,也是在传统连锁与综合医院之间衍生出的“平衡物”。

  试想,如果搞传统连锁,所有都要求“统一”,爱尔眼科的二、三层级机构不可能达到第一层级医院的科研优势;而如果搞综合医院,对资金、设备、场地、人才都是极大,扩张之绝不会像现在这般迅速。

  在这一体系框架下,目前,爱尔眼科在二、三线城市的发展速度每年都超过两位数增长,连锁医院只要经营时间达到4至5年的业绩一般都可以在当地的眼科医院名列前茅。

  实际上,不同于近视,青少年尤其是儿童的近视,是完全可以治愈的。而且,儿童近视的治愈率更高也更安全,凭借一些辅助治疗仪器,就能达到很好的效果。

  说起市场上的辅助治疗仪器,无非是近视后眼部按摩舒缓之类,在国内,事前预防的监测设备还是市场的空白点。

  但在2016年视觉健康创新发展国际论坛上,爱尔一项“黑科技”横空出世:一个仅重6克,佩戴在眼镜上的独创性智能硬件“云夹”,给青少年们带来希望的曙光。

  “今日用眼疲劳指数85,;今日累积阅读时长240分钟,时间过长,每日阅读不超过180分钟;今日19:00-19:45,阅读距离25厘米,距离过近,阅读距离超过750px;阅读过暗,加亮.......”每天父母只要一同步“云夹”App,就能收到这样简单、精确的数据报告。

  来自国内外13位眼科权威专家共同论证后得出结论:“云夹”在近视控制方面的监测精准度高达97%。

 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视光学组副组长、爱尔眼视光研究所所长杨智宽教授认为:“如果一个孩子10岁开始近视,等他到18岁视力基本稳定时,他近视的度数大致会增加400-600°,因此中小学生近视防控迫在眉睫。”

  与其等到孩子真近视后,不如现在就积极预防,从这个意义上说,“云夹”可以把“近视”在摇篮中。

  但对于已经近视的青少年,“云夹”有时也爱莫能助,但爱尔还有一种“黑科技”,可帮助进行视力矫正。

  这个“黑科技”叫角膜塑形镜,只需晚上佩戴,白天不需要佩戴就可以保持裸眼视力1.0以上。

  这是一种通过数字化精密设计加工的硬性镜片,是反转几何型多边弧专利技术设计,通过晚上睡觉配戴使角膜中央区域的弧度变平,从而慢慢地改变角膜形状,逐步降低近视和散光度数,最终获得全天清晰的裸眼视力。

  第一个问题:角膜塑形镜一定与角膜有相互作用,它是通过镜片将我们角膜的屈力变化,在变化过程中,镜片与角膜会发生怎样的相互作用,不得而知。

  第二个问题:它大量的配戴时间是在晚上,而晚上配戴时氧气的供应、角膜的完整性、眼球运动的减少,因此,镜片嵌顿还有角膜变形、泪液质量也会受到影响。

  因此,国家药监部门对镜片和护理液都有相应的严格要求,对材料的检测、镜片参数的检测,临床试验都需符合标准。

  简言之,角膜塑形镜视前检查,不是随便一个小诊所或街边眼镜店就可以做到的。

  有别于传统的仪器检查,爱尔最关键也是最后一项视前检查早已引入人工智能系统。

  如同我们儿时的记忆,眼科检查的第一项仍是“视力表”检查,第二项检查则是电脑验光仪,第三项为测眼压,第四项为眼前段检查。

  顾名思义,眼底机可以拍摄眼睛底部图像,包括视网膜、黄斑、视神经、血管等。

  仪器拍得眼底照片后,同步互联网化,可一键交由人工智能阅片,人工智能只须10秒钟即可判断被检者是否存在AMD(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)、DR(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)等。

  目前,人工智能研究系统对DR识别准确率已超过95%,对AMD准确率达到93.07%。

  在大数据上,爱尔将依靠每年数百万的门诊量,建立有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眼科数据中心;

  在线下,爱尔在区、县、社区、乡村设立健康站,结合线上,形成眼健康O+O服务闭环。

  目前,我国约有5.5亿近视、1000万青光眼、600万白内障以及1160万眼底新生血管患者,且屈光不正和青光眼、白内障等致盲性逐步呈现年轻化趋势。

  但爱尔不论是针对高度近视患者、角膜偏薄患者、老花患者,还是在视觉恢复期也对视觉质量要求非常高的近视患者,都有一对一的手术方式。

  匮乏的公立医院资源显然不能接住如此大的市场需求,据了解,眼科的收入占国内公立医院总收入的比例仅为2.5%-5%,这给非公眼科机构留出了巨大的市场机遇。

  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,陈邦早先定下的“2020年,门诊量达到1000万,营收实现100亿”的目标,很有可能提前实现。

    标签:

  • 上一篇:国庆买包认准18款明星包包 下一篇:中东版2017款奔驰GLE400给驾乘者带来无尽奢华享受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佳人频道精选

    • 24小时推荐
    • 一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