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> 潮流 >

潮流

发表日期:2015-11-07 23:18  来源:未知   点击数:   

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。详情 《潮流》是由电视有限公司拍摄制作,方骏钊监制,陈豪蔡思贝罗仲谦李佳芯庄思敏等领衔主演的时装剧,于2016年2月29日在高清翡翠台首播。 该剧讲述的是以社为背景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。详情

  《潮流》是由电视有限公司拍摄制作,方骏钊监制,陈豪蔡思贝罗仲谦李佳芯庄思敏等领衔主演的时装剧,于2016年2月29日在高清翡翠台首播。

  该剧讲述的是以社为背景的时尚圈风云,并以一个编辑部新人的视角,展现出时尚圈的一面。

  五年前担任时尚《MODES》的总编辑,令面临停刊的,他更与专门负责研究时装趋势的好友马承浩

  成绩,使叶朗获得潮流的称号。叶朗号称带领时尚界的旗手,但有一次竟被网民直斥使用翻版货。一向功利的他发现事件与应徵助理编辑不遂的张逸宁

  逸宁一直是《MODES》的拥趸,亦是仰慕叶朗的,但她没想到社编辑部里面,由上至下都各怀鬼胎,副总编石慧珊

  ,则是一名工作态度得过且过的挂名编辑。原来国邦曾是当红的时装模特儿,后来因与小明星胡混令名声受损,被经理人万绮华

  派到《MODES》做半年编辑,重建形象。充满雄心壮志的逸宁看出国邦是一头沉睡的狮子,决定不惜一切,令他重拾工作的热情。

  叶朗在《MODES》呼风唤雨,然而来自编辑部以外的,教他防不胜防。社的出版人池伟文

  自从叶朗加盟后,被架空、抢夺功劳,早已在心,加上他与绮华一向有私情,所以一直想将叶朗踢走。伟文于是安插失婚名媛纪芸芸

  担任广告部总监,制衡叶朗独大的。充满野心的芸芸因为曾被叶朗挖开家庭伤痛,积怨甚深,她利用与高层的关系和上流社会的人脉,向叶朗发动连场斗争。另一方面,

  叶朗在社面对内忧外患,腹背受敌。幸好,国邦在逸宁的冲劲、热诚感染下,突然一洗颓风,并凭独到的时尚触觉、模特儿界的人际关系,助临危受命的逸宁完成专栏特稿。三人在背水一战下,带领《MODES》成功过渡日子,更联手创出时尚界另一传奇。

  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,芸芸竟然找记者踢爆叶朗与品牌牵涉利益输送,潮流。潮流名誉扫地,叶朗当众宣布辞去总编一职,并指明要逸宁接棒,其后一去无踪。初入职场的逸宁在的时尚圈中力挽狂澜,叶朗的又会怎样。

  潮流叶朗是众多潮流名人的偶像,但在这次时装表演中,叶朗迟迟未到。广告部总监纪芸芸非常心急,请助理编辑张逸宁联络叶朗,但遭。叶朗突然出现,并对芸芸说每件事都是等价交换,就如上台,芸芸就必须付上代价。叶朗在中,宣布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,而这件事的起因发生在一年前,叶朗主管的MODES,对客人相当挑剔。当有客人要在上刊登广告,他都对客人提出不同的要求。不准聘请逸宁逸宁去MODES见工,发现办公室内只剩下编辑范国邦一人,但国邦毫不理会她。叶朗发现下期封面模特儿与其他时装相同,在会议上大发雷霆,要求职员解释。逸宁在排版房内默默等待,但仍未有其他人出现,因感到无聊,她竟私自移动排版房内的东西。叶朗看见逸宁在面试,立即副总编石慧珊不能聘请她。失落的逸宁在电梯遇见叶朗,即追问为何不聘请自己;经逸宁再三追问之下,叶朗才指与她的手袋有关。叶朗会见MODES出版人池伟文,伟文虽在开会,但叶朗一声令下,伟文即他。伟文指名媛芸芸非常适合担任MODES的广告部总监,叶朗听到后即时反对,但伟文叶朗,指她有众多人脉关系。叶朗声称不会用她,因MODES需要甚么人他最清楚,此番说话令伟文不悦。逸宁失落欲弃收藏逸宁情绪低落,街坊对她说的话完全听不。当她一见到好友黎志全后,即,原来志全给她一个仿真度极高的A货手袋,声言能瞒骗叶朗双眼。逸宁既悲伤又,觉得自己错信志全。逸宁回到家,一怒之下把所有MODES丢在胶袋,想一并弃掉,可是到最后仍是依依不舍,再把它们放回家中。叶朗见到排版房内的排版,问慧珊是谁移动过墙上的排版,慧珊指是逸宁。叶朗即吩咐慧珊,根据这个方式来编排新一期。叶朗为下一期的寻找封面女郎时致电伟文,要求与芸芸见面。记者们知道叶朗想聘请芸芸,即致电芸芸询问详情。芸芸指自己注重的不是,而是有否挑战性。

  叶朗的文章在网上疯传,引来大批记者采访。慧珊与助理编辑林可彤代表公司,向记者宣布叶朗将会举行记者招待会为此事解释。可是可彤受不了记者的穷追猛打,说多了话,被慧珊。伟文探班,趁其他工作人员不在时,向芸芸说叶朗是土,即使自己是高层委派下来监督MODES,却连修改一个字都不可以。伟文邀请芸芸携手对付叶朗,因他认为最重要的,是负责找广告客户的人,并非叶朗。雅思险成替死鬼编辑郑雪儿知道芸芸成为广告部主管后,因怕自己会地位不保,即向另一位编辑徐以芯报告。岂料以芯称父亲是董事之一,根本不会有被炒危机;而她们的对话全被国邦听见。逸宁看见网上讨论区上,叶朗的文章讨论得非常热烈。伟文召开紧急会议,商讨如何处理网上的文章,芸芸认为叶朗的形象等于MODES的形象,现在MODES的形象受损,雅思要为事件负责。伟文的意见亦是一样,并准备了辞职信给雅思。可是叶朗的想法完全不同,他觉得雅思是受人,想不到雅思自认有责,欲辞职来赎罪。叶朗雅思辞职,却接受她的道歉。逸宁志全,叶朗的那篇文章是否由他发出。志全坦白承认,并称这是为逸宁报仇;逸宁非常,要与他绝交。国邦誓要离开记招上,叶朗没有直接响应可有使用翻版行李箱,只是把答案交给去判断。可是有记者出示报告证明叶朗在,其他记者亦实时展开。叶朗邀请了当日与他调换行李箱的人,到记者会当面对质,岂料那人在楼下被伟文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但证人仍未出现,叶朗在无计可施之下了一段短片,以正视听。事后,国邦非常叶朗的做法,于是问造型师梁秋月关于叶朗的背景,但秋月称这些事万万不能说,是秘密。此时,模特儿公司老板万绮华带着模特儿莫丽娜出现,为新一期封面拍摄。国邦一见绮华,即嚷着要离开MODES,因觉得现在好像被一样,但绮华不肯,她要国邦继续维持现状。国邦忍无可忍,要绮华给予一个期限,绮华直指全因他昔日被拍到与明星胡混,才导致这个局面。国邦,并回想起与女星的绯闻,深感懊悔,但亦觉得现在完全没有。叶朗决定逸宁逸宁要志全向叶朗道歉,但志全不肯。芸芸会见逸宁,要她在记者面前,叶朗在记者会上。这时叶朗才知道发放文章的人,正是逸宁,还记起她曾上来面试。原本逸宁约好志全一同向叶朗道歉,但志全没有出现,令逸宁相当。逸宁走进叶朗办公室,即向他道歉,并指会删除有关照片。起初叶朗决定原谅她,但当他知道逸宁曾在排版房内,移动过他的排版后,即改变主意继续逸宁。

  叶朗决定逸宁,逸宁觉得相当委屈,叶朗更在她面前,直接致电律师,令逸宁情不自禁哭起来。此事传遍社,以芯指叶朗想证明自己仍是话事人,但慧珊则认为逸宁只是人办,其实叶朗是想MODES所有人他。芸芸在开会时,要求由下期开始增加十页广告,慧珊她主动向叶朗提出,芸芸直言志在必得。叶朗为了言静成为新一代天才设计师,不惜用尽所有传媒的关系。志全向各街坊筹募经费,希望为逸宁集资一百万登道歉广告,但逸宁指叶朗经常改变想法,说不定明天就会撤销。叶朗在会议上讨论的广告版面。芸芸主动要求叶朗在下一期让出十页版面,刊登由她取得的新广告,但叶朗指腾出的版面,是让给新设计师言静。芸芸与众人都未听过言静的名字,又认为叶朗的决定是浪费版面,但叶朗己见,芸芸只好放弃。会议後,众人都上网搜索言静的资料,发现这人的声誉不好,设计又不受欢迎,更曾因抄袭而被。她们完全不知叶朗在想甚麼。叶朗把言静的专题,交给国邦负责,国邦极力推搪,但叶朗由他处理。芸芸向伟文要求,希望与叶朗一同出席董事会,因她有信心能让董事解雇叶朗。逸宁把录音交给叶朗,并指明他一定要听。叶朗听完後,突然在网上直播个人声明,回应对於逸宁的。以芯因为父亲的关系,知道芸芸将会在董事会上,借言静之名来叶朗。以芯又指伟文想在开会前一刻,才通知叶朗,让他没有任何准备。她问慧珊会否告知叶朗,慧珊却没有回答,因她很清楚只要叶朗一走,自己即成为总编辑的人。逸宁一直等待叶朗的回覆,心急如焚之际,突然看见叶朗的直播,想不到叶朗不但原谅了她,更对她宣布一个天大的喜讯。叶朗在董事会上,被伟文与董事徐伟用十版广告去捧言静,浪费公司资源。叶朗以自己的经历及潮流眼光,反驳徐伟的。这时,芸芸读出一些时装界大师的评价,言静的设计只是垃圾。芸芸突然指出,叶朗捧言静的原因,是他与言静有亲密关系。芸芸此言一出,全场哗然,徐伟更。伟文看见好戏正式开始,喜上眉梢。会议後,芸芸要求部门之间,要增加沟通,才能避免误会发生,但叶朗对此非常,对芸芸说自己在MODES是,所有人都只需要听他的吩咐。叶朗在回家途中,汽车突然死火。他在边等拖车时,聆听逸宁的录音,逸宁把她从第一次看MODES及对它的感觉,毫无保留地告诉叶朗。叶朗一边听,一边感到很高兴,有预感自己确实找到一个想办好的人。

  逸宁一大清早便出门,因她不想第一天在MODES上班便迟到。她在街上遇见可彤,可彤叫逸宁放松心情,并向她MODES的运作。可彤指编辑部与广告部水火不容,要特别小心。叶朗准备接受访问,但他要求每一条问题都必须根据他的意思修改,主持人对此非常不满。伟文与芸芸见到逸宁在公司出现,他们都不知道为何叶朗要聘请她,但芸芸誓言只要是叶朗身边的人,都会全部铲除。逸宁成为众人逸宁知道自己成为国邦的下属后感到相当愕然,因她第一次来面试,已知道国邦是一名懒人。雪儿不知道叶朗请逸宁的原因,但以芯却有一番见解。雪儿听了她的意见后,认为逸宁对其他人构成。叶朗接受访问,起初气氛良好。岂料被问及与旧公司的关系时,叶朗突然变脸。访问结束后,叶朗指会联络监制跟进制作过程,还自称拥有影片的最终删剪权。潮流发展部总监马承浩到言静入住的酒店,拿取下一期封面要用的衣服,他千叮万嘱言静不可行踪,更不可接受其他的访问。但承浩在烟灰缸中发现一支烟蒂,而言静是不吸烟的。承浩怀疑有其他人曾经来过,于是立即通知叶朗。芸芸用计逸宁见到国邦,询问他下期的安排和部署,可是,国邦自己也不知道。逸宁提醒他,叶朗要求提早三日交印刷前用的蓝纸,国邦自称无心理会,更豪言今次交白卷,令叶朗自己。逸宁不知如何是好,于是请教可彤如何自己一个人处理十版稿。芸芸私下对以芯说,指以芯比其他人更适合成为总编辑,因当下编辑部十分忌才;她更邀请以芯调去广告部,成为下一名继任人。芸芸亦私下会见雪儿,以同一番说话邀请雪儿去广告部。承浩收到消息,指言静突然蒸发。其下属詹子华查出言静没有出境纪录,承浩知道其他没有她的专访,推测不是其他社匿藏她。叶朗断言,一定是MODES的员工所做。这时,叶朗拿出一支烟蒂,交给承浩辨认。言静成为叶朗伟文约会芸芸,指她一定要战胜叶朗,因有传叶朗会获邀加入董事会,到时二人地位岌岌可危。正当逸宁为版面烦恼时,同事阮芳芳与可彤把数据交给她,让她能从中得到灵感,逸宁非常感谢二人的帮助。模特儿岑家瑜有时装表演,国邦去探班,表面上是想熟习表演,其实是请求她与逸宁合作。叶朗要求芸芸讲出言静的,芸芸称并非她匿藏言静,但叶朗己见,并声称要董事会解雇芸芸。芸芸回到公司,对雪儿及以芯说言静将不会接受专访,各董事一定会责怪叶朗,她叶朗无法过这一关。

  叶朗不停致电绮华,声言继续匿藏言静会令她一无所有。伟文认为如言静不出现,即使踢不走叶朗,自己也可取回MODES的话事权。叶朗对慧珊说,下一期的封面和专题可能会改变,要她多加准备;他又问起绮华的背景,但慧珊说并不知情。不一会,慧珊私下联络绮华,报告叶朗的反应。逸宁把版面初稿交给国邦修改,国邦不理,令逸宁气在心头。不过当逸宁离去后,国邦竟然用心修改,其他同事都感到愕然。施计逼叶朗到绝逸宁为版面做准备,不论她请求高级摄影师司徒敬恒帮忙,还是请教秋月意见,都显露出她对工作的热诚。叶朗收到消息,指伟文将会召开紧急董事会,明显是要叶朗交代言静一事。芸芸要求雅思把言静成为下期封面的事,在网上率先发放,使事件没有转弯余地,令叶朗失势,雅思心有顾虑。芸芸约丽娜为新牌子化妆品拍照,岂料丽娜见到牌子后,觉得牌子不出名而,芸芸多费唇舌相劝,丽娜态度反而愈来愈恶劣,最后芸芸要丽娜。逸宁回到办公室,见到国邦修改了她的初稿,感到非常意外。这时,雪儿发现网上有下期的预告,众感错愕。以芯与雪儿追问慧珊,言静是否和不能成为下期主角,慧珊劝她们不要插手这件事。叶朗出手绮华承浩收到消息,指绮华会用言静设计的衣服参与米兰模特儿活动。这时,子华把网上出现下期预告的事告知叶朗。叶朗雅思,雅思以为必然被,但叶 朗不但没有怪责她,反称这样更轻易地把局面扭转。逸宁见家瑜,问她有关为言静的设计拍摄封面之事,可是家瑜指从绮华口中得知,专题将会被取消。国邦为言静一事叶朗,指骂他浪费了逸宁的心血,但叶朗见到国邦的反应,反而高兴起来。逸宁见到叶朗,即追问言静专题是否取消,叶朗带同逸宁去见 绮华。叶朗表示愿意将来开出更高的价钱,去录用绮华旗下的模特儿,并承诺任何工作都会优先选用她的模特儿,但条件就是要言静继续与MODES合作。品牌芸芸绮华坦言伟文一早已经与董事说好,如叶朗失势,伟文就会成为MODES的话事人。叶朗反称以伟文的资质,根本不会给绮华更多好处。绮华不放言静出来,逼使叶朗使出最后杀着,致电他的业界好友,提出全面绮华的公司。他更声言要在一星期之内,令绮华的公司倒闭。绮华虽早知叶朗有此一着,但她随后接到来自米兰的来电,才知道不能与叶朗斗下去。逸宁终于有机会看见自己的稿完成排版,不禁大为兴奋。伟文召见芸芸,指他收到某公司的律师信,信中指在今期MODES内,有其产品的内容,所以要求赔钱和发出道歉声明。

  芸芸收到品牌CREAMY寄来的律师信後,不知如何应对,伟文自称看过那篇广告,理应问题不大,但需要在一星期内解决。事件传遍办公室,编辑部员工询问以芯,伟文是否已与众董事商量好处理方法。以芯坦言,伟文要芸芸亲自向董事交代,否则会自动辞职。承浩众人都想趁这个机会踢走芸芸,但叶朗却叫慧珊去为芸芸提供意见。叶朗指芸芸对MODES有作用,所以要留住她。慧珊提议芸芸请中间人劝服对方。芸芸请求国邦出手芸芸请求国邦帮忙劝服CREAMY的CEO,国邦後,芸芸坦言,如果他能帮忙解决事件,自己就会供出当日国邦与女明星约会的记者。上刊登家瑜与新男友的照片,摄影助理萧迪晨为此与秋月讨论。迪晨觉得家瑜与男友非常不配,更拿给敬恒看。岂料敬恒迪晨多管闲事;秋月见迪晨脸色一沉,即上前打圆场。家瑜的新闻令敬恒非常,他把自己与家瑜的关系告知可彤,可是可彤却暗中把这个消息告知记者。叶朗为下期作准备时,在服装店遇上GINA总编辑洪诗婷,诗婷坦言自己的得到新金主支持,将投放更多资源制作。可是诗婷的却缺乏人手,所以希望MODES能与GINA合并。雪儿出招加害逸宁芸芸与国邦会见CREAMY的CEO李立基,希望一事可以私下和解。立基自恃形势对自己有利,只顾与国邦风花雪月,可是国邦突然使出绝招,令立基答应尝试改变董事的想法。雪儿从雅思口中得知逸宁负责的部分深受读者欢迎,即时醋意大发。诗婷在网上发放消息,指GINA将有新股东加盟。慧珊返回公司,见所有人在排版房,原来逸宁不小心弄污借来的衫,慧珊即叫她自己负责,逸宁不知所措。叶朗要伟文在董事会上,提出增加每期书的预算,以及增加编辑部的人手,因为MODES要与GINA斗销量。伟文表示手上有很多本,MODES只是其中一本,不能把所有资源都集中在MODES。承浩劝搞合并逸宁寻找秋月求救,秋月指衫上的咖啡渍不能清洗,逸宁继续哀求,最後秋月终答应出手把问题解决。逸宁又询问秋月,为何叶朗对GINA有新股东入股特别紧张,秋月把告诉她,她才知道原来MODES与GINA的关系非常复杂。承浩约下属子华与甄乐天出来,托他们携手劝服董事会马景生,容许MODES与GINA合并。因承浩相信这是对叶朗和MODES最好的决定。逸宁要国邦一同构思新一期封面,但国邦因太疲累千万个不愿。这时他收到电话,指CREAMY不会撤销对MODES的起诉。

  诗婷约见绮华,倾谈新合作计划,诗婷要家瑜成为GINA新一期模特儿,但绮华指家瑜已是MODES旗下模特儿。诗婷坦言会不惜一切,把家瑜抢到手。伟文把叶朗要增加预算的想法全部告知景生,景生问他的意见,伟文直言甚麼事情都不要做。叶朗对景生说这是一场硬仗,不能让GINA的销量高过MODES,否则外国资金会长期支持GINA,这就变成持久战。景生听後,自称不能能其他董事。叶朗提议可以不额外增加资源,而是把公司其中一本停刊,把资源移往MODES。敬恒与家瑜离开公司时,突然被一大班记者包围,不停询问二人的关系,情况相当混乱,秋月见状即上前解围。但当记者一再敬恒时,他忍不住打了记者一拳。慧珊说出叶朗实力叶朗到医院探望潘世栋,并把近期MODES面对的事告诉他。叶朗在医院楼下遇见诗婷,他叫诗婷不要再搞小动作他的下属,但诗婷一笑置之。绮华对伟文说诗婷希望以本伤人,藉此证明GINA已超越MODES,又称自己正考虑诗婷所提出的,伟文坦言所有能叶朗的事他都赞成。芸芸要求叶朗为CREAMY站台,在MODES上卖产品广告,作为私下解决官司的条件,但叶朗CREAMY。绮华询问慧珊,她应该站在哪一方。慧珊坦言跟随了叶朗五年,眼见叶朗从未输过,但绮华深深不忿,指叶朗想换走她旗下的模特儿,所以她想站在GINA一方。徐伟出面劝说叶朗逸宁在开大会前,把她和国邦负责的内容交给叶朗过目,又预计可能会遭叶朗反对,岂料叶朗不但没有反对,更赞她做得好。逸宁把此事告诉芳芳及可彤,她们知道叶朗没有逸宁,都感到相当奇怪 。开大会时,国邦提议先讨论他负责的内容,但叶朗却指CREAMY已被,所以要求国邦换稿。这时芸芸趁机叶朗,因私人恩怨而CREAMY。叶朗不以为然,反指芸芸帮国邦是为。叶朗与芸芸二人争持不下,叶朗指自己才是最终决策人。这时徐伟进入会议室,与叶朗讨论CREAMY的事,徐伟希望叶朗能腾出数页版面,为CREAMY做宣传,但叶朗己见不肯退让。

  叶朗决定刊登CREAMY的产品,逸宁需要重新设计封面。另一边厢,国邦收到电话,指当年通知记者国邦的就是绮华。绮华急见叶朗,指家瑜私下与诗婷签约,并会成为GINA下期的封面人物。绮华不停向叶朗道歉,叶朗指这件事与绮华无关。绮华坦然承认是她通知记者,并指是为了替丽娜报仇。芸芸正为CREAMY案而烦恼,承浩把CREAMY铺位业主张先生的咭片给芸芸,指只要张先生愿意开声,案就可解决。一见丽娜怒火中烧GINA在网上发布家瑜将会成为新一期封面模特儿,慧珊则向下属宣布由新一期开始,不会再请家瑜拍照。国邦回到办公室後整个人已完全没有心机,但当他在摄影室见到丽娜,即怒火中烧。家瑜解释是想赚取更多才私自与GINA签约,绮华则指家瑜毁约,可是家瑜并不在乎,声称所有解约的赔偿GINA会全部负责,绮华即。叶朗与家瑜倾谈往事,当他们畅谈甚欢之际,叶朗突然家瑜与MODES为敌。家瑜欲反驳,但叶朗如果MODES在这场销量战中胜出,家瑜亦会在模特儿界中消失。家瑜反驳自己虽是了MODES,其实是MODES先她。叶朗得知家瑜後,欲知道是谁把家瑜的私事通知记者,即吩咐承浩等人把报道的记者找出来。可彤醋意起逸宁芸芸约见张先生,希望能解决CREAMY一案,岂料他竟骗芸芸上酒店。叶朗在逸宁的设计表贴满空白的标贴,但没有写明要改甚麼。逸宁想问叶朗,但叶朗却不理会她。逸宁请求国邦帮手,国邦原本不想理她,但他见到逸宁的迷茫样子即时心软起来。逸宁见到慧珊,坦言不知道叶朗想要她修改甚麼。慧珊指她要信自己,并指叶朗以前从不为编辑改稿,她常幸运的一个。她们的对话被可彤听见,可彤醋意大发。决定要逸宁。芸芸见伟文,指自己已用尽方法,但仍解决不了CREAMY的案,她问伟文有何方法可直接解决这件事。伟文坦言只有芸芸引咎辞职,才是最终解决方案。逸宁鼓起勇气交稿给叶朗,叶朗反问她这份是否经已做到最好,逸宁回答後,叶朗即会心微笑,并接受了他们的。叶朗怒炒逸宁叶朗带同逸宁与国邦出席CREAMY的招股大会,叶朗提出愿意在MODES宣传CREAMY的产品,但条件除了撤销对MODES的外,还要提供随书附送的礼品。CREAMY的亚洲区总裁李文生指叶朗错估形势,他无需要听叶朗的说话。可是当叶朗向文生重新解释形势後,文生只好答应叶朗的提议。直到晚上,逸宁仍然沉醉於叶朗的丰采,志全见她一直在傻笑,即问她发生甚麼事,逸宁把叶朗CREAMY的过程重演一次。叶朗从乐天口中得知,向记者爆料的正是逸宁。乐天即时为她说好话,但叶朗却决定立即解雇她。

  叶朗解雇了逸宁,但没有说出原因,令逸宁一头雾水。芳芳听到传闻,指叶朗怀疑是逸宁把敬恒及家瑜的事传出去。可彤叫逸宁尝试向叶朗解释,但以芯认为这件事根本不能解释。慧珊希望逸宁可以完成今期书的工作,但叶朗要逸宁立即离开。芸芸看过MODES GIRL的资料后,对雅思说叶朗结束MODES GIRL是为了自己。芸芸称雅思的能力不在叶朗之下,雅思回想起当日叶朗如何在众董事面前奚落自己。诗婷邀请逸宁入GINA秋月想劝叶朗不要解雇逸宁,认为逸宁是人才,可是叶朗并不理会。敬恒向叶朗直言爆料的并非逸宁,却不肯说是谁。逸宁被解雇后一直闷闷不乐,这时诗婷 突然在她面前出现,要求逸宁加盟GINA,一起与MODES打对台。诗婷坦言是叶朗不珍惜人才,但她懂得珍惜,只要逸宁愿意加盟,她将会是编辑之一,而且没有人会阻碍她的创意。诗婷提出的条件虽然非常吸引,但逸宁最终并没有答应,因她指自己是MODES的长期读者,不希望做出MODES的事。诗婷直言逸宁根本不知道叶朗的背景,更说中了逸宁的要害。没有逸宁的,国邦不懂处理新一期的,可彤主动答应帮助他,令他非常感激。可彤敬恒守密可彤遇见敬恒,在他追问之下,可彤承认向记者爆料。敬恒怒不可遏,她为何要逸宁,可彤却把责任推卸给家瑜。敬恒决定把整件事告知叶朗,但可彤以知瑜有吸毒为由,用来敬恒。芸芸要求MODES GIRL复刊,徐伟指这本以前销量极差,他没有信心可以其他董事。芸芸她可以把最好的广告,都留给MODES GIRL,这已可使其收支平衡,并与MODES不相伯仲。徐伟坦言自己最担心的仍是叶朗,只要叶朗一句反对,就会他。芸芸认为只要有过半数的董事票支持,叶朗也无法反对。叶朗调查谁人爆料一大清早,叶朗突然在逸宁前出现,令逸宁不知如何是好,叶朗气定神闲表示,只想借她的计算机一用。承浩收到叶朗的通知,吩咐所有员工去会议室,等待叶朗回来后立即开会,众员工进入会议室后只是静静地等待。原来叶朗正运用逸宁的计算机,远距离监察观看会议室情况,逸宁看后不明白叶朗此举目的。叶朗向她坦言,正在调查是谁人爆料。事件告一段落后,以芯指收到消息,叶朗将会捧逸宁为明星编辑。

  徐伟召开董事会,希望让芸芸她对公司的大计,芸芸希望能让MODES GIRL复刊,既增加公司的收入,又可开创新客源。叶朗深知芸芸想与MODES抢资源,即告示芸芸要取得过半数董事票,才能成事。芸芸准备了许多广告商支 持MODES GIRL,令董事对她的提议更有信心。逸宁正为新封面的事烦恼,国邦见状即上前安慰她,他指再过两期书后,他便会离开公司重拾模特儿工作,逸宁听后感到失望。叶朗伟文成为关键芸芸一直等待董事的反应,岂料徐伟透露只有五名董事支持,尚欠一票,又说剩下叶朗及伟文未投票,只要得到其中一票支持,即可扭转局势。丽娜知道自己不是下期MODES封面女郎后,以心情低落为借口,不参与工作彩排。叶朗把与GINA打仗的第一期封面,交给国邦与逸宁负责,但二人都没有信心,希望叶朗换人,但叶朗要二人处理。国邦与逸宁仍想之际,慧珊把访问明星的技巧告诉他们,逸宁得到灵机一触。绮华追问伟文是否支持芸芸,伟文说来要视乎心情,表示如自己得到好处,绮华亦会得益。叶朗提出让逸宁负责新一期封面,以芯与雪儿相当不满,以芯更指模特儿Tinnie脾气极差,曾经临时刊登访问。雪儿听到后非常高兴,欲看逸宁如何应付Tinnie。可彤用计逸宁伟文要求成为MODES GIRL的出版人,并要徐伟亲口应承,芸芸为得伟文支持,只好。叶朗突然出现在伟文的办公室,大骂伟文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理MODES的死活,反而让MODES GIRL复刊抢走资源。逸宁发现可彤的笔盒里,有大量敬恒写给她的便条,可彤解释已暗恋敬恒一段日子。承浩告知芸芸,叶朗已见过伟文,指伟文不会支持MODES GIRL复刊,强调只要芸芸安守本分,叶朗很愿意与她合作。芸芸听后怒火中烧,指叶朗只懂利用人,由她第一天进入公司便被叶朗利用,故此她发誓要胜过叶 朗。承浩叫她不要再挑战叶朗底线,否则后果会更惨。最后关头叶朗逸宁希望秋月等人会帮可彤求情,但他们都觉得现在不是好时机,逸宁决定自己去叶朗。叶朗不愿让可彤复职,不论逸宁说多少次,他仍然己见。国邦即场提议,若然逸宁能如期完成Tinnie的专访,可彤便可复职,叶朗首肯。芸芸想与雅思一同劝服景生,但雅思坦言已对复刊。这时芸芸从雅思口中得知,伟文已找猎头公司,想找其他人代替芸芸。景生回港即召开董事会,倾谈MODES GIRL的事。伟文对叶朗说,决定投反对票,叶朗他不要出尔反尔。岂料伟文在会议上,投下赞成票。

  MODES GIRL能重新出版,芸芸喜出望外。徐伟提议由芸芸出任MODES GIRL出版人的职位。叶朗向董事要求,除非当事人自愿,否则不能MODES的员工,另外他想担任MODES出版人,结果众董事通过。MODES众员工知道MODES GIRL复刊都非常诧异,但最担心的是要MODES的员工。以芯指MODES GIRL的员工分配,全权由芸芸负责,而MODES的出版人则由叶朗兼任,所以MODES正式是叶朗的天下。芸芸以婚外情伟文Tinnie了MODES的专访,逸宁与国邦都感到愕然。伟文支持复刊,原来是因芸芸拍摄到他与绮华的婚外情照片。承浩问叶朗对MODES GIRL的意见,叶朗坦言如果芸芸与他作对,她的命运将会与GINA一样。诗婷与家瑜试衫时,对下属说要法国最新的衫,即使总公司不肯赞助都要用自己的钱买,她就是要不惜一切,在销量上打败MODES。叶朗知道Tinnie拍摄封面后计划转换封面,可是逸宁能完成。可彤约见芸芸,自称希望加入MODES GIRL,芸芸要她逸宁调职。逸宁与国邦仍未找到模特儿拍封面,心急如焚。这时逸宁突然收到Crystal经理人的通知,表示有时间为他们拍摄封面。全新概念眼前一亮芸芸告知雅思将会是MODES GIRL的总编辑,雅思大为兴奋。以芯施计令Crystal为逸宁拍封面,叶朗得知后即打算全面Crystal。可彤向逸宁透露自己曾与芸芸会面,席间要求带同逸宁调去MODES GIRL,但逸宁不肯调职。开会当日,逸宁迟迟未出现,原来她不知如何向叶朗解释。可彤继续游说逸宁调职,但她仍己见。叶朗见逸宁不出现,只好转换其他封面。逸宁在洗手间 抹眼泪时,突然想到新一期的封面,可是她赶到时,会议刚完结,她要求众人给她五分钟,让她封面概念。当她说完后,叶朗实时采纳。承浩要求员工交出电话,众人虽然千万个不愿,但为了表示自己清白,都只能配合。在等待期间,逸宁询问叶朗在外国的,叶朗为了让逸宁返回MODES,即把他的过去,向逸宁娓娓道来。芸芸投入MODES GIRL复刊以芯与雪儿都不关心可彤的去留,反而把注意力放在逸宁身上。她们深感只有逸宁,能直接到她们,所以她们誓言要逸宁上位。可彤承认向记者爆料,逸宁听后完全不懂反应。可彤求叶朗不要解雇自己,但叶朗要她离开公司,不听她的哀求。伟文知道董事会没有自己的份儿,即向芸芸问个究竟,岂料芸芸仍在他面前,指是董事想知道员工的工作状况。伟文立即通知叶朗,芸芸想MODES GIRL复刊,是要与MODES抢资源。

  MODES宣布销量当日,逸宁早上便到讨论区看网友的反应,之后她走到街上,见到志全推着一堆MODES,原来他为了帮助逸宁,为街坊购买MODES。可彤复职后觉得同事对她的态度完全不同,芸芸叫她再一会,待MODES GIRL准备好后她即可成为编辑。MODES与GINA的销量报告结果出炉,雅思认为是赠品的吸引力影响胜负,但芸芸反指主因是逸宁,还因此要雅思国邦调职。逸宁获擢升为编辑叶朗吩咐慧珊叫人事部准备,他要晋升逸宁。叶朗探望完世栋后,在街上遇见诗婷。办公室众人纷纷向逸宁祝贺,但可彤非常,不停向芸芸发牢骚。她指叶朗为人不公平,自己做了十二期,应该先晋升她。可彤又把她心中的不满,告诉国邦。伟文要绮华录下一段说话,绮华无奈只能照做。家瑜在做新衫示范时遇上叶朗,她哀求再次为MODES拍照,叶朗。芸芸擅自把MODES GIRL的广告大客交给国邦跟进,但事前并没有通知国邦,令他非常反感。芸芸多番向国邦解释,但他都不听,直到他听到绮华的录音后,便完全不懂反应,他想不到绮华会亲口令自己重返模特儿界的希望幻灭。他坦言在舞台上感到受注视,但舞他甚么都不是。世栋从昏迷中醒来芸芸答应会帮助国邦,叫他调职去MODES GIRL,更指MODES是叶朗的天下,只有离开他,国邦才能做回自己。诗婷为了知道叶朗离开旧公司的真正原因,要助手立即飞去美国。逸宁拾到一份文件,文件上写明国邦是MODES GIRL的广告负责人,她想询问国邦,但欲言又止。国邦到绮华公司大骂她,绮华。叶朗收到消息,指世栋已经苏醒过来,于是立即赶去医院,到达时只见诗婷为世栋按摩。诗婷指世栋身体情况良好,但仍需时间恢复。叶朗把自从世栋昏迷以后,所有MODES发生过的事说出,栋知道MODES销量超越十五万本时,即会心微笑。芸芸丈夫潜逃回港国邦、芳芳及可彤为逸宁升职而庆祝,岂料,芳芳一开始便向逸宁大骂,指她曾在背后说自己无用。逸宁坦言并没有这样的事,但芳芳真有其事。国邦欲劝交,但逸宁却把矛头直指国邦,指他竟然忘记了自己也是MODES的编辑,竟提出调职要去MODES GIRL。国邦指两者都属同一间公司,根本没有分别,结果逸宁的聚餐不欢而散,可是雨夜下,四人不约而同在便利店重遇。叶朗载芸芸回家,岂料在途中被神秘人袭击,叶朗想报警之际,却遭芸芸。

  芸芸请求叶朗,不要提起昨晚见过丈夫程日康。叶朗等人猜想芸芸下一步的行动,承浩估计芸芸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MODES里找人调职。叶朗声言MODES所有员工绝不能调去MODES GIRL。芸芸与雅思不断劝以芯调职,又以实权作。逸宁希望芳芳与可彤帮忙劝阻国邦调职,岂料她们都支持国邦。承浩在公司楼下遇到日康,只见日康怒视芸芸的专访。诗婷照顾世栋时,坦言现在与叶朗是敌人,世栋不禁出言相劝。日康要芸芸交出屋契芸芸下属Becky从美国回来,查出叶朗曾经为高层顶罪,所以才获批准回港,诗婷想不通为何叶朗要自己。承浩私下通知芸芸曾遇见日康,芸芸直指他乱说一通,但心知情况不妙。叶朗亲自劝说以芯,以芯觉得MODES GIRL已有客人订广告,前景大好,可是叶朗坦言那只是昙花一现。芸芸偷偷约见日康,日康指他只需要屋契,但芸芸。日康坦言如果芸芸不肯交出屋契,他会用更绝情的手段。芸芸安排了特别会议,要求所有MODES的员工都要出席。以芯坦言芸芸曾邀请她调职,但目前还没有答应,但也没有反对;国邦则坦言将会转去MODES GIRL工作。会议上,芸芸强调新要在最短时间内出版,惟有在MODES内寻找适合的人选。雅思竟沦为副总编叶朗自称曾在会议上说过,只工是自愿过档的,他也不会反对。芸芸透露早已拟定了名单,希望获邀者现在决定去向,而叶朗万万想不到,原来慧珊也决定调职。雅思知道芸芸只安排她做副总编,感到极度。她直指自己有能力,绝对能够担任总编的职务。可是芸芸坦言曾看过过往的MODES GIRL,直斥全部都是垃圾。芸芸收到日康的留言,但她不敢接听。当她想步出电梯之际,突然有一只手把她推回电梯里,原来承浩见到日康在大堂,所以要芸芸返回办公室。芸芸不知怎样面对日康,承浩叫她把屋契给他,但芸芸不肯。承浩可以帮她解决问题,向她开出条件。叶朗被翻当年旧账逸宁自言想了很多晚,但仍想不通为何国邦会离开MODES,国邦重申是因为对MODES没有感情,可是逸宁并不相信。她再三追问下,国邦终于把告诉她,并逸宁,叶朗并不是简单的人,要她小心为上。叶朗接受网台访问时,刻意提及MODES GIRL,并这不是公司的内战,而是两本互相合作的好机会。这时主持收到一份电邮,公开叶朗在美国旧公司牵涉一不交易,他要叶朗实时回应。

  叶朗驳斥主持的,之后更吩咐乐天准备网络,诗婷的。下属邵颖芝找芸芸,表示有来到公司找她,国邦问关于何事,颖芝指是与芸芸丈夫有关。查出日康返回,问芸芸有否见过日康。叶朗走到诗婷的办公室,直指是她发放会议纪录给网台,并提醒她若再弄这些小手段,只会输得更惨。可是诗婷 否认,谎称叶朗在她,直到她得悉有公司不再给予赞助,才与叶朗说真话。叶朗要GINA,但诗婷不怕,反而更有决心要赢他。上门芸 芸诗婷聘请了网络在网上发放叶朗的留言。伟文遇见子华,探问叶朗会否开记者招待会事件,子华指叶朗会自己解决这件事,不用伟文费心。叶朗探望世栋,却发现他已被诗婷接走。伟文将召开董事会,要求景生及叶朗出席。承浩秘密约见日康,要求交出对芸芸不利的,更指芸芸已经没有钱给日康。日康坦言根本没有,之前所说的事,都只是芸芸。在董事会上,伟文指叶朗的负面留言,在全城沸沸扬扬,为了尽快解决这件事才召开会议,徐伟要求叶朗交出人证 或,证明自己清白,可是叶朗指并无任何,坦言下期销量将会下跌。众董事听到后大为紧张,于是纷纷献计,希望能销量。董事叶朗留下叶朗 指董事提出的方案完全无效。唯一解决之法是由下一期书开始,让他正式放假,寻找另一位出版人代替他,还指伟文是最合适的人选。伟文受宠若惊,表示非常有信 心担此重任,可是众董事却有不同意见。景生私下约见叶朗,坦言只要销量跌多于三成,便会解雇他,希望叶朗见谅,叶朗却声称能在下期出版前扭转局势。叶 朗回到办公室,即知道有赞助商不再支持MODES。慧珊偷听到他们的对话后,即吩咐可彤把那些赞助商统统纳入MODES GIRL的客户名单。可彤再次逸宁叶朗询问承浩对这言论的意见,承浩却想知道叶朗收受回佣的事是否属实,叶朗重申没有收受回佣,坦言除了旧公司的高层外,根本没有人证。承浩等人知道来龙去脉后,指无需要网上。世栋知道有关叶朗的传言后,终日寝食难安,因他不相信叶朗会收回佣。诗婷称叶朗是抵受不了,而且爱好,自言曾多次劝他,可惜他己见,二人亦因此而分手。以芯把载有设计图的USB记忆棒交给逸宁,吩咐她次日转交给美术部,岂料可彤却私自把这个档案,电邮寄给另一个人。

  芸芸追问承浩为何晚上没有出现,承浩坦言想她永远欠他。国邦一早来见芸芸,想知道日康一事的进展,芸芸称日康已经离开,国邦才放心。芸芸约见绮华,倾谈与国邦解约的事,绮华觉得现在不是好时机,但国邦指是绮华他的,所以不会再相信她。编辑部不停致电品牌公司,但没有一间愿意再赞助拍摄。可彤提醒逸宁和芳芳,可以用其他方法拍摄封面,但即被慧珊。慧珊坦言MODES愈乱,MODES GIRL才能趁机会上位。丽娜为拍封面与绮华反目诗婷召见所有设计部员工,要他们在二十四小时内,复制出MODES的下期封面。众员工称处理需时,但诗婷要限时完成,并且要尽快放上网宣传。叶朗的丑闻仍在网上炒作,而且受事件影响,很多赞助MODES的品牌,亦已赞助,但叶朗仍新一期的质素,绝不能降低。丽娜答应为MODES拍封面,绮华却不知情。她丽娜,但丽娜坦言只想为自己争取机会,因她跟了绮华多年,仍不能为MODES拍过封面,现在机会来了,她绝不会放过。丽娜以她父亲是公司股东为由,指自己可以自作主张。慧珊游说以芯调职MODES GIRL当其助手,可是以芯仍对MODES充满信心,不肯调职。慧珊无言。芸芸要国邦借创刊号洗底MODES GIRL开会时,芸芸突然提出专访国邦,因她觉得读者会对国邦的故事有兴趣。国邦认为自己的故事没有访问价值,岂料慧珊都赞成这个想法,国邦无奈答应。国邦追问芸芸,为何要在创刊号专访他,芸芸坦言创刊号一定是最多读者,故希望藉此为他彻底洗去污名。诗婷要家瑜依照设计图去拍照,可是,家瑜觉得无需要照办煮碗,但诗婷如此,并指若家瑜不合作,就会换人,家瑜惟有。世栋约见慧珊,开门见山想知道叶朗有否在MODES收受回佣。慧珊把叶朗形容为生意人,凡事只向钱看,他从来没有理会的内容,只利用MODES去宣传自己,慧珊最后直指叶朗有收受回佣。世栋要救叶朗出深渊叶朗约见一众品牌商代表,希望众人会还他一个人情。逸宁知道没有品牌愿意借衫,即提议用本地新设计师的设计,叶朗笑指他们的设计,与MODES的风格完全不合。世栋急见诗婷,指叶朗已,他认为有责任他。诗婷坦言唯一方法是要叶朗一无所有,更世栋。GINA在网上发布新一期封面,竟然与MODES的设计一样,叶朗大为紧张。以芯称把设计图交给了逸宁,叶朗决定要检查所有员工的计算机。雅思通知芸芸,世栋将召开记者招待会,大爆叶朗秘密,芸芸实时喜上眉梢。叶朗检查逸宁计算机时,发现有寄往GINA的电邮纪录。

  国邦把专访稿交给芸芸,可是芸芸并不满意,觉得内容不够吸引。国邦认为要令读者知道,才是最重要,可是芸芸却提议国邦把自己写成是者,又吩咐他拍栋记者会的内容。徐伟与伟文约见以芯,指世栋将会在记者会上,公开一封五年前叶朗电邮给自己的信件,当中内容足以证明叶朗在。徐伟坦言在记者会后,会召开董事会,立即解雇叶朗,并由以芯坐上总编辑之位。以芯心存疑惑,伟文于是立即拿出叶朗的信件,以芯看完后,脸色一沉。她答应徐伟,当叶朗离开后,一定会接手MODES 。以芯离开后,立即把信件传给逸宁。世栋已站在GINA一方逸宁等人正在追问秋月有关记者会内容,但秋月似乎不太清楚。芳芳称记者会是GINA发起,正好表示世栋已站在GINA一方。这时,逸宁收到以芯传来的信件,她立即把信件拿给叶朗。叶朗等人看到信件后,非常惊讶。逸宁指信件一旦公开,等于证明叶朗确实有收回佣。叶朗指这封信件是假的,自己从来没有写过这封信。逸宁提议叶朗到现场去拆穿世栋,但乐天说世栋是叶朗的,读者只会相信世栋。国邦不想拍摄记者会的实况,因不想成为GINA的,但芸芸他要去,并叫他公私分明。叶朗甘心败栋手上叶朗以芯从何取得那封信件,以芯不愿公开来源,承浩等人不停以芯,以芯说只是好心通知叶朗而已。以芯伤心离开,逸宁却指以芯是喜欢叶朗,所以才通知他。世栋想取消记者会,认为已经教训了叶朗,但诗婷反对,声称要叶朗一无所有,才能帮到他。叶朗决定出席记者会,临行前,景生给他一封关于世栋七年前收受回佣的信。叶朗知道信件是假的,随手把信件撕掉,并指世栋是,如果他把自己推向悬崖,也不会。叶朗在记者会出现,即成为全场焦点,世栋说完开场白之后,诗婷要求叶朗亲自读出那封信件,最后发现信件被掉包。事后叶朗问国邦,为何在记者会上帮他,国邦指并不是要帮叶朗,只想知道。国邦反问叶朗,为何不准他离开MODES,叶朗相信只有国邦和逸宁才可以令MODES更进一步。叶朗怀疑芸芸利用国邦事件后,很多品牌商愿意再赞助MODES拍照,一切如常。世栋指由诗婷说叶朗开始,便怀疑诗婷的说话。叶朗感谢世栋的信任,但世栋指,自己亦致电过美国旧公司,才决定相信他。诗婷世栋她,令她陷入谷底,世栋反指她自食其果。芸芸国邦,为何在记者会上帮助叶朗,又提醒他,叶朗与绮华才是一直他的人,但国邦坦言对这件事感到可疑。叶朗知道芸芸要国邦做专访后,怀疑芸芸另有目的,承浩称可能慧珊找不到嘉宾,才找国邦。国邦拍摄专访途中,突然被叫停,不明所以。

  国邦的专访突然遭腰斩,他去见芸芸问个究竟。原来停车场的闭电视,拍下了国邦刻意开车撞丽娜座驾的过程。现在丽娜正考虑出律师信他,他才知道闯了祸,事态严重。芸芸指如果影片被公开,国邦的洗底计划就无效,而且情况会更恶劣。逸宁打算在新一期的上,邀请已与GINA解约的家瑜为模特儿。叶朗知道后非常,因他曾斩钉截铁地说,永不录用曾帮GINA拍摄的模特儿。芸芸遭丽娜戏弄芸芸来到绮华的办公室,想劝服丽娜不要国邦,她更以帮助丽娜成为大品牌新代言人为条件来她。可是丽娜却说即使错失了机会,都要国邦,并指芸芸与国邦有私情,又她是寂寞怨妇,芸芸听罢愤然离开。逸宁等人安慰国邦,国邦强作镇定,并指交通意外告上法庭,大不了罚钱。逸宁等人积极想办法,希望他洗底成功,令国邦非常。芸芸趁丽娜离开公司时,再去为国邦求情,丽娜趁机戏弄她,不但逼她承认与国邦有私情,更实时要芸芸脱下鞋子给自己,让芸芸赤脚走。逸宁要求叶朗暂停刊登丽娜的照片,藉此她不再国邦,但叶朗反逸宁公私不分。国邦的访问继续,逸宁等人一同去影楼支持他,岂料她们去到影楼前的十五分钟,丽娜私自把撞车影片放上网,所以芸芸决定把访问取消。国邦知道后,非常。芸芸为国邦删除伟文影片St.Joey亚太区代言人的选拔赛中,丽娜与家瑜都有参加,丽娜知道叶朗是评审之一,于是私下约见叶朗,希望让她当选代言人。不过叶朗指她把影片放上网,他公司的人,上无需。这时,丽娜指她父亲将会成为MODES的第二大股东。如果叶朗愿意帮她,她将会记住这个人情。芸芸愿意删除她伟文的照片,但她希望伟文以高层身分,对外发表声明。伟文愿意帮助她,可是国邦已经递了辞职信,芸芸感到非常错愕,同时又记起自己手执批准国邦离职的。会议上,叶朗决定增加丽娜的版面,逸宁觉得并不合理。叶朗坦言,丽娜已成为St.Joey亚太区代言人,三年内不能与其他品牌合作,所以下期,一定要以她为焦点。诗婷负责收购MODESMODES在网上发放了一段言论偏颇的声明,叶朗要求雅思立即删除它,但雅思指声明是伟文所写,如果删除将难以交代。芸芸趁机向众人宣布,公司即将加入一位新股东,正是丽娜的父亲。此言一出,逸宁即怀疑叶朗增加丽娜版面是。可彤通知逸宁有关国邦辞职的消息。诗婷获美国总公司委派,与景生商讨收购MODES的事。叶朗叫国邦回 MODES完成解约手续,国邦听他吩咐来到办公室,但叶朗只叫他一直等。丽娜在拍摄封面途中,突然被叶朗叫停。她立即冲上办公室与叶朗理论。原来由丽娜成为代言人一刻起,一切都在叶朗掌握之中。

  景生等人急召叶朗,直指MODES GIRL有问题,要他提供竟见,但叶朗说两本是分开营运,他不方便给予意见,可是景生及徐伟都不想浪费资源,如果MODES GIRL有问题的话,他们愿意立即停止运作。景生想把MODES GIRL的员工全部拨归MODES,叶朗并不反对。承浩等人通知叶朗,指GINA将会停刊,叶朗对同一时间有两本书停刊感到奇怪。芸芸找伟文了解MODES GIRL停刊之事,伟文指叶朗在景生面前MODES GIRL。诗婷在叶朗面前挖角诗婷突然在MODES出现,大家都觉得很意外。她甫开口便赞赏各人,但大家包括叶朗都不知道她的用意。另一边厢,景生却知道她今次来访的目的。诗婷透露GINA暂时停刊,是要进行内容重组。复刊后,它将会出版一书两册,所以需要更多人才。她指MODES的所有员工,都是她需要的资源。。诗婷在叶朗的面前,声言要挖走MODES的人,临走前,更透露MODES GIRL已经停刊。慧珊与可彤问可有此事,叶朗承认MODES GIRL已被停刊。她们即去芸芸办公室问个究竟,芸芸可彤与慧珊留在MODES,因她知道MODES将会出现大改动,更会把叶朗踢走,她希望大家一同 。国邦不能面对自己自从国邦打算重返模特儿界后,早已预料待遇不及当年,但当要真正面对时,却过不了自己心理关口。绮华指国邦只有两条行,一是咬紧牙关,二是离开模 特儿界,国邦却不知如何抉择。国邦离开公司时,发现芸芸正在等他,两人在工作上挫折,同病相怜,在酒精下,发生了关系。逸宁约见诗婷,表明想离开MODES过档GINA,并指自己在MODES已经再没有晋升机会,希望可在GINA大展。不过诗婷觉得她在,即使逸宁多番解释,诗婷始终都不接受,逸宁失望离开。原来,诗婷早曾约见可彤,可彤将自己与诗婷的对话,透过手提电话给逸宁知道,这时,她才知道诗婷的真正目的。徐伟告知芸芸,董事会决定精简人手及部门,芸芸有可能被炒。徐伟叫她在短期内,做出成绩让他可在董事会上挽留她。景生要求提早与叶朗续约,并早已把新合约准备好。叶朗要逸宁完成心愿叶朗在签名之前,突然发现GINA虽然不停亏本,但仍能复刊,心里觉得奇怪。承浩MODES将会卖给 GINA,而叶朗的疑团亦全部解开,景生不停催促叶朗签署文件,其实只为增加收购价。国邦终于接到满意的工作,其实全赖芸芸暗中出力。事后她感谢好友的相助,并指会撮合对方与MODES合作,举办时装表演,但对方却要求叶朗出席时装表演。逸宁早上见到景生非常,她问叶朗此事会如何了断,叶朗指要不停止卖盘,要不立即解雇他,让MODES由诗婷接管。叶朗不知道结果会如何,但他希望逸宁留在MODES,完成他未圆的心愿。

  叶朗不肯续约,令收购价狂跌四成。徐伟指这个价钱,MODES的股东是不会接受的。景生指公司状况极差,众员工都关心MODES卖盘的事,为此召开紧急董事会。伟文道出如果没有叶朗,收购价即大打折扣,有董事称MODES逢刊必赚,而且在时装界非常出名,没可能会身价大跌。可是徐伟坦言真正有名的,只是叶朗而非MODES。景生认为GINA开出的条件,已经相当合理,为免拖延卖盘进度,会提前解雇叶朗。叶朗被实时解雇叶朗与编辑部员工亦召开紧急会议,他要趁未被终止合约之前,下最后一道命令,重新分配各员工的工作。这时,子华收到消息,董事会正式提早与叶朗解约,命他在一小时内离开公司。芸芸与客人签约时,突然收到叶朗被解雇的通知,但她故作镇定,没有给客人知道。 逸宁知道诗婷将会来公司签约,她尽力众人同心合力她。诗婷在MODES的大堂遇上逸宁众人,她们以集体请辞来景生。景生指终止叶朗合 约,是董事会的决定,绝非他一个作主,但逸宁等人的态度非常强硬。景生见状,怒不可遏,声言董事会是不会被她们到,倒是诗婷非常欣赏众人的,还提出重新讨论收购事宜。这时,叶朗要求与景生暗中商讨。叶朗打造新一代潮流景生坦言,公司财务出现问题,若不卖给GINA,公司会被银行清盘。不过叶朗指,卖给GINA并非最好选择,因为到最后,只剩GINA独大,其余都 是输家。景生指现在公司已经走投无,别无他选,但叶朗却指旧公司有兴趣收购MODES,他可以作中间人,提升收购价;另外又提议重新打造新一位潮流,制造话题。国邦与逸宁等人去酒吧欢聚,其间收到芸芸的短讯,指有急事找他。芸芸请求国邦劝服叶朗出席时装表演,国邦不想勉强叶朗,但芸芸指如果叶朗不出席,她为国邦而做的事就会白费心机。国邦听到这里,决定帮忙。逸宁的设计能登上MODES慧珊与以芯为下期内容而烦恼,她们仍未选好用哪位本地设计师的作品。叶朗听见,便提议采用逸宁的设计。逸宁知道后,感到很愕然,因她自知不是著名设计师。国邦劝叶朗出席时装表演,叶朗应承出席,但当知道芸芸刻意利用国邦后,非常,还直冲上芸芸办公室,表示不会出席时装表演。家瑜看见逸宁设计的衣服后,拍摄。叶朗清楚她的难处,也不想勉强她。于是,他决定由逸宁自己做模特儿。叶朗终于等到旧公司的来电,收购协议书亦收到。可是,他发现内有。

  诗婷告知叶朗,虽然MODES将卖盘给其旧东家,但最后仍会落在GINA手上,还逼叶朗宣布她成为新一代潮流,好让她利用这个名衔进行非法交易。景生宣布,MODES已经归到GINA旗下,所有运作都不变。逸宁问叶朗对这次收购的意见,叶朗自称完全赞成。众人听到后,都很气馁。逸宁觉得叶朗已经变了。芸芸哀求诗婷劝服叶朗慧珊决定辞职,叶朗接受。芸芸请求诗婷以MODES的话事人身份,要叶朗出席时装表演,如果叶朗不出席,则等同毁约,MODES需要赔钱,岂料诗婷不肯合作,更指万一MODES被控,她会要求芸芸引咎辞职,芸芸听后怒火中烧。以芯指印刷厂停止印刷新一期,着逸宁与可彤去问个究竟。叶朗表示会抽起逸宁的,逸宁追问是否诗婷的主意,叶朗不置可否。逸宁不停追问叶朗,为何会变成另一个人,叶朗只叫逸宁相信他,待时装表演完结后,她就知道一切依旧。芸芸品牌商MODES,她要与叶朗同归于尽,承浩劝她不要再搞小动作。伟文把最新一期MODES给诗婷看,诗婷见逸宁的照片仍有刊登,怒极,要叶朗立即去见她。另一边厢,叶朗要求所有员工一起收看时装表演。诗婷败在叶朗手上诗婷叶朗,没有删除逸宁的照片。叶朗叫诗婷一定要相信他,指今次是最后一次帮逸宁,并承诺会亲自宣布,诗婷就是新一任潮流,诗婷暂且相信。时装表演接近尾声,但叶朗仍未出现,芸芸极度紧张。无计可施之下,她只好哀求逸宁,希望她能联络叶朗,叫他立即赶来,但逸宁爱莫能助。芸芸之际,叶朗突然出现,并要求芸芸完全服从他在台上的说话。叶朗在台上宣布,逸宁是新一代潮流。所有人都感到错愕,尤其是逸宁本人,她瞬即成为新闻焦点。叶朗去见诗婷,指他在时装表演前,已经与外国总公司达成协议,会让逸宁成为新一代潮流,因逸宁是素人,所以最能引起话题,诗婷知道自己已失败,不懂如何面对。逸宁当上潮流逸宁致电叶朗想问个明白,可是电话一直打不通,反而收到叶朗的短讯祝贺。逸宁回到MODES,身份已经不同,其他员工亦来祝贺她。诗婷却把MODES的经费进一步扣减,旨在MODES销量,藉此打击逸宁,但逸宁有信心可保持销量。诗婷又约见逸宁,直指要加大GINA的预算来对付她,要她在短时间内,成为时尚界的大笑话。逸宁利用叶朗一贯的方针,继续运作MODES,希望它会比之前做得更好。

  35岁《MODES》时尚总编辑,骄傲自负,说话尖酸刻薄,工作要求严格,品味超群,做事果断利落,感情则比较内敛,不会轻易对人敞开。叶朗大学选修时装设计,毕业后带着在外国知名时尚做编辑的经验,回流担任《MODES》总编辑一职,助。亦慢慢成为被追捧的潮流。

  26岁,《MODES》时尚时装编辑(Fashion Editor),工作态度散漫,中心,个性简单直接,心重,表面不羁,其实对爱情单纯而认真,默默守护心爱的人。

  23岁,《MODES》时尚助理编辑(Assistant Editor),心地善良,胸无城府,坚毅不屈;专注追求自己的梦想,在爱情方面相对地迟钝,但喜欢用快乐感染身边的人。

  33岁,《MODES》时尚广告部总监 (Advertising Director),恋栈名利,外强中乾,猜忌心强,性格刚烈,心胸狭窄,对亏待自己的人锱铢必较。

  31岁,Beauty Model Agency老板兼总监(Founder),能干,长袖善舞,深谙时尚圈利益关系,不介意枱底交易,但求互惠互利,绮华十四岁开始当模特儿,曾是时尚《MODES》的首席御用模特儿。

  34岁,《MODES》时尚副总编辑(Deputy Chief Editor),智慧型女强人,能干可靠,对下属要求严谨,态度冷漠,老谋深算,心重。

  32岁,《MODES》时尚潮流发展部总监(Trendsetter),与叶郎相识于微时,风趣幽默,面面俱圆、热情亲切,深明商业社会中,人脉就是最大资产。

  22岁,《MODES》时尚编辑助理(Assistant Editor),天真无邪,弱不禁风,习惯。楚楚可怜的面具背后,埋藏另一副面孔。

  24岁,《MODES》时尚助理编辑(Assistant Editor),时而憨直傻气,时而古惑精灵,有点神经质、粗心大意芳芳在公营屋邨长大,乐天知足。

  30岁,《MODES》时尚编辑(Editor),自视过高的富家女,人缘不佳,爱搬弄,以弱小为乐生于世家,自小万千宠爱在一身,也看尽上流社会的势利,对于的人际关系习以为常。

  《潮流》与2014年日剧《First Class》十分相似,同样把故事背景设定在时尚社。

  《潮流》是陈豪剧以来首次与最多的新演员合作的剧集,有别于以往与相熟同班底太过顺畅的合作。

  《潮流》这部剧的监制是出品过《载得有情人》、《天眼》的方骏钊,主演阵容也不算弱,而且又是时尚题材,十分受网友关注。剧集号称有三大看点,靓人靓衫、星级男模遇丑闻,以及的时尚圈斗争。说到靓人,TVB确实是费了点心思的,几乎出动了台里所有的小花。近几年出道的港姐佳丽都在剧中悉数登场,还邀上了李佳芯庄思敏杨秀惠陈滢等一众小有名气的花旦,令剧集养眼程度急升

  TVB电视剧《潮流》首周平均收视23点,最高也只冲上了26点。除了收视成绩一般,还负面新闻缠身。虽然是一部讲述时尚题材的电视剧,但场景并没有想象中华丽,很多场面都显得十分随意。剧中的大部分服饰都显得十分廉价,与时尚绝缘,饰演时尚界传奇人物叶朗的陈豪更是被网友嘲笑。此外,从宣传照到宣传片,都能被找出不少抄袭的痕迹。大的主线有雷同算是情有可原,但是连小细节都一样,难免引起观众的反感

    标签:

  • 上一篇:美媒:研究称透明太阳能技术引领未来潮流_《参考消息》网站 下一篇:荣耀敢不同“年轻人的科技潮品”品牌案例再获金象
  • 佳人频道精选